在书架做的番号

在书架做的番号

”观此论所谓恶核,似即系鼠疫之恶核。由斯观之,愚谓仲景治黄胆原胆脾并治者,固非无稽之谈也。

其煤矿工人患霍乱者,或服八十粒,或服一百二十粒,皆完全救愈,由斯知卫生防疫宝丹之于霍乱,既可防之于未然,又可制之于既发,其功效亦不减急救回生丹也。 至过十岁则渐加重,热时亦作喘嗽,冷时则甚于热时,服药亦可见轻,旋即反复。

筋骨软弱者加明天麻,取其能壮筋骨兼能祛风也;口眼歪斜者加蜈蚣,取其善理脑髓神经,而有牵正口眼之力也。其脉多弦迟细弱,六部皆然,又间有浮大而软,按之豁然者。

从前惟心中发热,今则日时身恒觉热。 且但热下焦而性不僭上,胜于但知用桂附者远矣。

且择其纯系硫质者用之,原分毫无毒,亦无须多方制之也。持药去后,隔三日复来,眼疾已愈十之八九,耳聋鼻塞皆愈,心中已不觉热,脉已和平。

若觉热时,可嚼服天冬。拙拟有鸡汤,曾用之屡次奏效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