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板的福利

老板的福利

 愚治此等证,必用微温之水淘洗数次,然后用之,然屡次淘之则力减,故须将分量加重也。仍不能言,细诊其脉微弱益甚,右部关前之脉几至不见。

其兄颇通医学,疑而问曰∶此次所服药中分毫无发表之品,而服后竟由汗解而愈者何也?至于自烦欲去衣被,是阴得阳化故为可治。

盐山李氏妇,年三旬,胃脘旧有停积数年不愈,渐大如拳甚硬,不能饮食。后月余,病又反复,亦仍用建瓴汤加减,连服三十余剂,脉象和平如常,遂停天津王姓叟,年过五旬,因头疼、口眼歪斜,求治于西人医院,西人以表测其脉,言其脉搏之力已达百六十毫米汞柱,断为脑充血证,服其药多日无效,继求治于愚。

奉天刘××之幼女,年四岁,于孟夏时胸腹之间出白痧若干,旋即不见,周身壮热,精神昏愦,且又泄泻,此至危之候也。四物汤中用芎,所以行地黄之滞也,所以治清阳下陷时作寒热也。

夫皮水为肤腠间病,不应有厥,厥者下焦病也。其温窜之力,又能通活气血,治周身拘挛,女子月闭无子。

究之,此等证其左右两关必皆现有实热之象,盖此阳明在经之热,虽由少阳以入厥阴,必仍有余热入于阳明之府,俾其府亦蕴有实热,故可放胆投以白虎汤,而于胃府无损也。 石榴∶有酸、甜二种,以酸者为石榴之正味,故入药必须酸者。

Leave a Reply